 当前所在位置:华韵琴行 > 新闻

钢琴家的作品风格一句话概括

发布时间:2018/11/2   点击率:184

 兰迪尼:音乐的光芒照瞎了我的双眼....

 
帕勒斯特利纳:没有我,哪里有巴赫、贝多芬、莫扎特…………
 
巴赫:音乐信手拈来,不带走一丝云彩。
 
亨德尔: 别老拿我跟巴赫比,根本不是一路人! (其实巴不得被相提并论)
 
海顿:严肃点儿严肃点儿, 我这儿作曲呢!
 
克莱门蒂:我不光会作奏鸣曲,还会做钢琴,出版乐谱……我是名副其实的多产家。
 
莫扎特:我有个秘密:我是天才,大家都嫉妒我 ……
 
凯鲁比尼:曾经有一位钢琴天才摆在我面前(李斯特),我没有珍稀(因为李斯特是外国人,所以不接受他来巴黎音乐学院读书),等到他成为音乐史上最伟大的钢琴演奏家以后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天才说:巴黎音乐学院欢迎你,如果非要给他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4年(毕业)……
 
贝多芬:我的音乐才叫做音乐,但是除了音乐……它什么也不是……
 
车尔尼:我在作曲方面确实没什么天分,但我的曲子绝对是所有学钢琴的孩子都弹过的!并且不仅只弹一本儿!你看,起码599,849都要弹的吧?弹好了的话,299和740都要弹的,还有啊,有的孩子要单独练左手或八度以及各种单项训练的话,我还写有365,777,684,399,409…………
 
帕格尼尼:我拿小提琴玩死你
 
伯辽兹:原来音乐也可以写的和老太太的裹脚布一样又长又臭阿……
 
舒伯特:我要感情我要感情
 
肖邦,李斯特:同意楼上的
 
(肖邦:老李在他的帝业里分给了我一片王国
 
李斯特:没办法,费德里克,我钢琴比你弹的好!)
 
舒曼:音乐家大都是疯子,但是像我一样真进疯人院的没几个.我的音乐是关不住的!我的心是关不住的!
 
老施特劳斯:我们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西方资产阶级情调的典型代表。
 
小施特劳斯(们):听爸爸的话别让他受伤 想快快长大才能保护他……
 
门德尔松: 命好,所以音乐也甜
 
威尔第: 我这才是真正的歌剧.
 
瓦格纳:我就是不解决!
 
克拉拉·舒曼:舒曼至爱的“妻子”,勃拉姆斯至爱的“朋友”……
 
布鲁克纳:请不要批评我的音乐了! 它们都很虔诚! 只是长了点.
 
斯梅塔纳: 我是捷克的贝多芬,并不只因为我也耳聋了
 
勃拉姆斯:我温暖,我厚重,我纠结,我闷骚
 
圣桑: 敢说我肤浅,我好好讽刺你们!
 
鲍罗丁:作曲就像捣鼓化学品……
 
里姆斯基-科萨科夫:有人说我作曲肤浅,但人们不还是天天比谁弹我的曲子弹得快?有人说我做老师太业余,但为什么斯特拉文斯基、普罗科菲耶夫、雷斯庇基……都是我的学生?天方夜谭故事集好听吧?不如我的音乐好听。我还有音乐描绘自然界最成功的范例:野蜂飞舞
 
穆索尔斯基:我喝酒是为了作曲……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伟大……
 
巴拉基列夫:前面那三个都是我小弟。
 
居伊:楼上,我也是你小弟啊!!(巴:就那点出息还敢认我!)
 
卡巴列夫斯基:我怎么说应该也能进苏联前五吧……
 
比才: 你们都少听点卡门,多听点阿莱城!你们都少听点阿莱城,多听点"贝城佳丽"
 
柴科夫斯基:我也闷骚,但是我以柔克刚.老肖写的是男人的音乐,我写的也是,准确地说,我和老肖得加一块才是个健全的男人.
 
德沃夏克:重复不是罪,有本事你也重复得像我一样好听
 
格里格: 泰坦尼克撞上的只是我钢协的一角.再往里它可以体验冰火两重天
 
亚纳切克:极限音域就像一个声音低沉的老头对一位娇声细语的少女的爱情表白,这就是我的音乐与人生。
 
洪佩尔丁克:我是入门级的瓦格纳。
 
埃尔加: 我们英国作曲家总是被忽略! 听听我的大协!听听我的谜语!咱交响乐不差!
 
普契尼:我不就草根一点么,旋律还比你动人呢!
 
马勒:谁比我敢写?!
 
帕德雷夫斯基:会弹钢琴的人不少,会弹钢琴并且会作曲人的也有,但又会弹钢琴又会作曲还会做总理的,只有我一个。
 
德彪西: 听完后印象深刻的,才配叫印象派.比如我的音乐.
 
戴留斯:我是音乐的陶渊明。
 
理查·施特劳斯:我写音乐是为了反恐……
 
格拉祖诺夫:我只是个承前启后的人物。Glazunov!
 
西贝柳斯: 芬兰这样的小国也可以有史诗般的气魄~
 
萨蒂:我的曲子其实很好听,虽然名字很吓人。
 
斯克里亚宾:我很神秘。大家请记住。
 
沃恩·威廉斯:各位中国朋友注意了,请不要把我的一些作品误认为是贵国的音乐。
 
拉赫玛尼诺夫:钢琴家们说我是作曲家,而作曲家们又说我是钢琴家……实际上我两样都很强!
 
霍尔斯特:很多人因为我的音乐而爱上了宇宙科学,我深感荣幸。但是我要强调的是,我只是一个神棍。
 
艾夫斯:想知道几支乐队同时在你面前演奏是什么效果吗?来听我的音乐吧!
 
苏克:说我傍岳父的,都去听了我的音乐再说话!
 
勋伯格:我的花名叫“十二金釵非主流”
 
拉威尔:我得脑瘤之后写的东西竟然成为了不朽,气得我又该得脑瘤了.
 
法雅: 多看看动画片,就找到我了(杜卡: SAME HERE.)
 
巴托克: 要到民间去!要到民间去!咦,怎么有回声?(原来柯达伊跟着一块喊呢)
 
斯特拉文斯基:解放吧,節奏們!省略吧,和聲們!幾撓吧,傳奇們!
 
瓦雷兹:电光石火,科技革命造就音乐革命!
 
普罗克菲耶夫:我虽然和声不及格,但是写的东西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世界都爱听
 
米约:我走不了路了,所以能写很多作品。
 
欣德米特:我修养最全面,能写能讲,能拉能教,作曲还自成一派,虽然不够动听......那是你们修养不够!
 
格什温:是我把JAZZ和交响乐这两个有品的东西重新融合在了一起!
 
科普兰:我不仅修养全面,我还活得长,我不仅活得长,我还有作品不朽
 
罗德里戈:我不会弹吉它的,我甚至不知道吉它长什么样。但是我偏偏写出了最经典的吉它曲。这是为什么呢?
 
沃尔顿:我的进行曲特别适合皇家仪式。
 
哈恰图良: 咱这旋律,咱这节奏,咱这经历,谁敢不贡献点眼泪?
 
肖斯塔科维奇:是报喜不报忧,还是报忧不报喜呢?还是有喜报喜有忧报忧呢?
 
梅西安:我就是个鸟人。
 
艾略特·卡特:我的生命要比我音乐的生命力长
 
巴伯:男儿身女儿心,我的忧郁谁知道……
 
霍夫哈奈斯:听完我的全部交响曲,就像爬上神秘之山一样艰难。(“神秘之山”是其第二交响曲的标题)
 
约翰·凯奇:此时无声胜有声
 
施托克豪森:谁说电子音乐不算古典音乐,我跟谁急!
 
武满彻:想听速度快一点的音乐就别找我。
 
约翰·威廉姆斯:感谢电影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潘德列茨基:哪位想拍大屠杀、大惨案纪录片的,可以直接使用我的音乐。但注意要付版权费。
 
拉蒙特·扬:虽然我之前有个凯奇,但是我还是我……即使你们不承认!
 
赖利:听我的曲子可以有通便的奇效。
 
菲利普·格拉斯:听我的曲子可以治愈血管阻塞,因为它就像血液的律动一般。但是潜在的副作用是可能会导致精神错乱。
 
约翰·亚当斯:在我的笔下,20世纪的风云人物都开始唱歌了。
 
谭盾:有的人对我的作品评价太低,这不对,其实我的音乐里那可是卧虎藏龙的。